两则现代版本的“农夫和蛇”的故事
2019-08-23 05:05:36
  • 0
  • 0
  • 0

原始版的“农夫和蛇”的故事是这样:一个农夫干完农活,看见一条蛇冻僵了,就把它拾起来,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那蛇渐渐复苏了,它彻底苏醒过来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创伤。农夫临死的时候痛悔地说:“我可怜恶人,不辨好坏,结果害了自己,遭到这样的恶报,我真是活该!”

现代版的“农夫和蛇”之一的故事是这样:一个农夫干完农活,看见一条蛇冻僵了,就把它拾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篮子里,回家以后用暖热的温箱温暖着它(用玻璃隔离)。那蛇渐渐复苏了,它彻底苏醒过来后,农夫用食物喂养它。看到它慢慢长大,恢复了体力与平静,久而久之,蛇不再向农夫发动攻击。后来,农夫把蛇作为了“宠物”来饲养, 彼此开始有了肢体和情感的交流。 看到蛇一天天长大, 后来,越来越大五米,十米,。。。蛇仍然用自己的行为方式亲热农夫,农夫开始担心起来。因为,蛇亲热农夫时缠裹的力量越来越大。农夫就对蛇讲,你现在已经很成熟,长大了,我把你放回归你的大自然, 与你的同伴在一起,而且你也需要“配偶”和组织家庭,享受家庭的快乐。这样,农夫就把蛇放回大自然了;临走的时候,农夫对蛇说,你回去以后,告诉你的蛇群和同伴, 人类对于蛇是没有敌意的,希望蛇与人类“和平共处” 互不伤害。后来,几年过去了,蛇带着它的“家庭”来看望农夫。表达感谢,而从此以后,山里面再也没有发生蛇伤害人的事情了。

但是,在现代版本的农夫和蛇的故事中,农夫发生过很多次激烈的思想斗争,当农夫看见一条蛇冻僵了的时候,有一个(极端右翼)声音告诉他,把蛇打死;也有一个(极端左翼)的声音告诉他,不行它也是生命,把它放进怀里,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 也有一个(温和)右翼的声音告诉他蛇很可能会攻击人,而且可能是“毒蛇”,应该小心! 所以, 后来农夫采取了温和右翼的声音。小心翼翼地放在篮子里,回家以后用暖热的温箱温暖着它(用玻璃隔离)。

在蛇苏醒恢复平静以后,又一个声音(温和左翼的)告诉他你看蛇几天了都没有攻击性(蛇的攻击性是个别事件,不能够一棍子打死一船人),所以蛇没有攻击性,你们交朋友!另外一个声音(温和右翼的)又告诉他,你还是要小心请教(有关专家),不要自以为是!于是农夫请来了(捕蛇和蛇种分类学专家),经过专家组进行全面的蛇生活习性介绍,分类学,与人共处的“风险性”评估,确定不是“毒蛇”以后。农夫才决定尝试让蛇与他多待一段时间。 随之蛇长大成熟,有一个声音(魔鬼)告诉农夫,你自己一个人“单身”不好,与蛇组织“家庭”!农夫很吃惊,并且问魔鬼,从来没有听说人与蛇“结婚”组织家庭?魔鬼告诉他至少有72种性别,这个列表会增加,未来蛇也是一种性别(美国将来会进一步通过人与动物结婚,组织家庭的“婚姻法”)。农夫感觉与其“强迫”蛇与自己结婚,还不如让蛇去寻找它们的同类? 所以,农夫并没有采纳魔鬼的建议。

现代版的“农夫和蛇”之二的故事是这样:一个农夫干完农活,看见一条蛇冻僵了,就把它拾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篮子里,回家以后用暖热的温箱温暖着它(用玻璃隔离)。那蛇渐渐复苏了,它彻底苏醒过来后,农夫企图用食物喂养它。蛇竖了起来,原来是一条“眼镜蛇”,它高声质问农夫,你为什么用种族隔离方式对待我?你歧视我!并且,剥夺了我的自由! 我很受伤,不仅仅是肢体与玻璃的肢体冲突,而且心理伤害更大。 你必须要给与我 肢体和心理 两个方面的巨额赔偿! 否则,我绝食。 农夫当场吓的昏迷不醒,等到农夫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眼镜蛇已经在玻璃温箱里面,挣扎折腾的血肉模糊,死了过去。几天以后,农夫才回过神来,庆幸有了玻璃温箱的保护,自己才没有死于非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