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是一个自觉自律的人吗? 
2018-01-17 05:56:59
  • 0
  • 0
  • 1

奥巴马是一个非常特殊和重要的政治人物。我相信通过对于他的认知和讨论,可以帮助很多很多在西方和美国的移民和非洲裔美国人,也包括像我们这样从农耕文明来到西方社会,如何迅速融入现代文明和工业社会的问题?

我在前面文章讨论了关于人类意识的维度和层次问题:我们能够看到周围的人们,大多数属于第三,第四或者第五维度以上的生命现象和行为模式。

因为人类社会与类人猿,猴子以及动物的最本质区别就在于是人类理性,思辨,逻辑推理,未来的思想,理性设计的第四维度生命现象,所以,没有信仰追求,而能够遵纪守法,守时,能够理性思考,对于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的人生,都应该是正常的第四维度个体追求的生命现象。而不负责任,不守时,不勤奋,不进步,不遵守任何法规,法律,制度的人生,基本上就是属于第三维度生命现象,虽然所有人类共享同一个地球与时空维度数,但意识存在不同。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如何能够启发第三维度生命现象,能够自觉自律的进入第四维度,或者更高第五维度生命意识与行为?

首先我们理解什么是一个自觉的生命体,什么是一个自律的生命体? 或者既不能够自觉,也不能够自律的生命体呢?为什么? 如何培养?

(1)什么是一个自觉的生命体? 就是一个人的显意识与潜意识体,同时进入相同维度意识。 我们下面用一个人如何守时, 守信的问题举例说明:在中国文明古代很早春秋时代就开始用日晷计时了,就是一个小乡村,也有打更员。沙漏最早出现于希腊、意大利等地,有人认为它发源于中世纪的欧洲,最早可能出现于公元8世纪,从十六世纪发明钟开始,在中世纪欧洲的每一个小镇,都有教堂钟声把每一个社区的人们联系在一起。这种定居的农耕文明,很早就教导人类祖先记农时,守节气,春耕,夏作,秋收,不违农时,不误季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这样祖祖辈辈千百年来把这种守时,形成了特定文化习惯,世世代代已经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久而久之这种习惯成为人们彼此遵守的潜意识规则(也就是不约而同的公理,或者常识)。 形成为了一种不知不觉的自觉行动,同时在这种自觉中领会和真正意识到 时间与守时的重要性,对于社会与个人生活的好处与实际意义。中国人有很多说法“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时间就是生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总是告诉人们与子孙后代一个人不要虚度光阴,浪费自己的青春年华。

当这种对于时间与守时的认识,反反复复潜移默化成为一个人,或者一种文化的潜意识以后,就不再需要外界环境的进一步教导了。就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个体和群体行为。我自己很多时候就存在这样的切身体会,哪怕是没有闹钟,只要确定因事早起。一般都会按时起床,甚至于辗转反侧提前睡不着,等到时刻到来。这种警醒就是来自于潜意识的作用,并不是显意识的作用。 不少时候显意识告诉自己事实上还有时间,再睡,或者再拖沓一会,但是潜意识仍然非常警醒,不能够误事误时。如果存在什么耽误或者延时,整天内心忐忑不安,内疚不以。

我们也同样看到在西方现代文化中,很多发达国家人们非常自觉自律的遵纪守法。在没有任何监督,监管的情况下仍然一丝不苟,严格按照法规法律办事情。绝不偷工减料,玩耍小聪明。因为,人人都意识到自觉自律的遵纪守法,对于降低整个社会成本,大家彼此信任合作关系的重要性,必要性与实际好处。所以,我们往往称之为一个人和一个国家的民俗和整体素质。 东方文明中的日本人,西方文明中的欧洲人,加拿大人和绝大部分的美国人都是这样。

所谓,自觉往往是显意识与潜意识的共同一致性的自发性约束。

(二)什么是一个自律?

自律往往是在显意识层面的认识和约束,而潜意识没有这种意识。 所以,意识往往需要有意或者克意地约束自己(或者掩盖自己,为自己辩护),这就是还能够用律法约束自己行为的人。但是,由于人性的软弱,常常潜意识不知不觉支配了一个人的下意识行为,而暴露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一个真正自律的人,通过不断培养,训练和强化,例如,体育,音乐,文化熏陶可以培养一个人的好习惯,久而久之成为了一个人的潜意识动作。

自律对于一个人来说,往往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因为,意识与潜意识的不一致,矛盾。使得人很多时候言行不一,意识往往花很多精力与心思来刻意修饰,掩盖自己内心世界(有时候称之为伪装)。但是,常常不知不觉又犯错误,犯迷糊。把一个人或者文化的自律显意识,培养训练成为自觉的潜意识往往需要几代人,甚至于几十代人的文化环境的熏陶与修养;

体育,音乐,文化教育的熏陶可以培养一个人的好习惯,但是,也是存在局限性的。也就是说这些生活与文化习惯能够改变的一般都在于人性(守时,勤俭,规律,卫生的生活习惯),律法层次(遵纪守法,例如:通过不断重复培养遵守交通法,达到一定程度遵守交通规则,成为一种下意识动作,也就是条件反射)。而人对于善与恶的道德判断一般是不能够通过重复性动作来实现的。 一般只有通过宗教信仰能够真正改变一个人的善与恶的是非标准,才能够弃恶从善。善良并不等同于至善,更不等同于圣洁与完整一致性的人格。

而要在第八维度以上,形成完整,圣洁与至善一致性的人格,必须在“圣灵”的帮助下,在基督耶稣里面与神同在的实践中才能够逐步实现。也就是说,依靠自觉自律的培养与生活习惯方式的改变,都是不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和实现第八维度以上生命体弃恶从善与更新的生命实践。

没有自觉而在自律的意识与潜意识矛盾中,自我意识几乎从来没有人能够坦然承认和面对自己灵魂的堕落与邪恶。哪怕是杀人犯,滥杀无辜的恐怖份子很多都自认为自己是无辜的,和自己行为的正当与正义性。例如,发生在美国2017年12月12日爆炸事件嫌犯是27岁男子阿卡耶德•乌拉,是来自孟加拉国的移民,后来仍然为自己辩护不后悔,也不认罪。而且,还指责美国因为轰炸他的祖国而使他产生报复,与恐怖犯罪活动。正是人类自我不能够真正意识到自己灵魂的堕落与邪恶,才使得人去从事形形色色的犯罪活动和沉沦堕落。

(二)人类文明融合的挫折与困难在那里?

人类文明的进步,是非常不容易。 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几百年,几千年进步一点点,上一个台阶。但是,堕落沉沦通向地狱确是一条又宽又大的高速公路,罗马帝国沦亡录,荒淫史 千年帝国一夜之间就可以被野蛮部落倾覆,荡然无存。人类发展从

(1)丛林原始部落文化,集伙成群打猎抢窃其他的非洲文化,

(2)到牧养业的游牧民族,开始与畜牧产生依存,共生共养关系,培养了责任感,保护牧群(扶持弱小与善良)精神,与不畏强权与豺狼虎豹野兽做斗争的勇敢。

(3)再到存在定居点的农耕文明,观察季节,气候,农时,培养掌握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期性生活习惯。尊重规律,守农时的文化习惯。

(4)诚实守信,建立人与人之间密切合作与分工,开放系统,工业化市场化尊重市场法则与规律。

上帝是如何引导培养犹太人的,从亚伯拉罕的游牧民族畜牧业开始,下埃及学习定居生活的农耕文明,出埃及摆脱被奴役,在应许之地定居,独立自主建功立业,再到被分散到西方学习理性,逻辑思辨,从事商业活动,为进入后来到今天的工业商品经济文明做准备。。。。而非洲在游牧民族的畜牧业,与定居生活的农耕文明双重缺失,一直停留在丛林原始部落集伙成群打猎抢窃文化阶段。而近代要一步跃入现代工业文明,实属不易? 整个人类的成长过程,就是要培养负责任,勤奋,积极向上的进步,遵守规律,法规,法律,制度的过程。勇敢捍卫公平与正义,不畏邪恶强势的豺狼虎豹,保护与牧养,捍卫正义与善良,帮助弱小,做一个好牧人的过程。

然而,这些生活在西方现代文明国家的移民,穆斯林移民,非洲裔,亚洲裔移民,几年,几十年,甚至于好几代人,好几百年都没有真正受到西方现代文明的熏陶,心灵的洗礼与重生。很多人仍然保持原有文明,文化与旧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我们应该认真分析与思考其根本原因。

首先,以我们华裔在西方文明融合中的困难。中华文明有很长农耕文明的历史,从孔孟之道的春秋战国,儒家亲疏贵贱的等级秩序文化开始,这种以家族氏亲为核心单位的自给自足自然经济,延绵不断二千多年之久。与基督教人人平等为基础的,以整体社会范畴与尺度的分工与合作,市场价值为核心的资源再分配文化,至少存在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意识维度以上的意识差别与,生活,思想和文化习惯。

而非洲裔的原始部落文化与西方现代文明至少存在在三个完全不同的意识维度以上的意识差别与生活,思想和文化习惯。伊斯兰教文化区大多数国家属于游牧民族的畜牧业生活方式与文化习惯,他们在非洲裔与亚洲裔文化之间。 所以,大中华文化区对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存在天然的亲和力。我们比较:在共产主义思想教育中,共产党要求人民对于敌人与同志必须双重标准,对于敌人撒谎和欺骗就是大智慧。就像伊斯兰对于异教徒,叛教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对于同志才春天一般温暖。对敌人要是要心狠手辣,绝不留情,对同志才能够爱。这些意识形态都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这些与儒家亲疏贵贱的等级秩序文化具有最大相似性。再例如,如果在伊斯兰教中,强奸穆斯林妇女是犯罪,而强奸性骚扰异教徒(叛教)就是为国争光,为教争光。 而中国人传统也认为强奸,诱奸非亲非故的妇女就是占大便宜,取洋媳妇也是为国争光,为中华民族争气!同理,在伊斯兰世界杀死自己穆斯林“兄弟”的人是罪人。 但是,杀死异教徒,或者叛教者 就是荣誉处决。是光荣,伟大,正确的英雄,如果是牺牲了就是殉道者!值得尊重。所以,为什么真正的穆斯林教徒,都不能够出来公开,大胆谴责,或者让他们能够举报恐怖份子呢?最多,他们只能够告诉你,我们是和平宗教,恐怖份子不代表穆斯林。

双重或者多重标准,人格的两面性,三面性,多面性。。等等。所以,为什么说这些都是共产主义,种族主义,伊斯兰主义。。。。等等各种极端意识形态最重要的特征。

而整个基督教西方现代文明体系的意识形态是要求在律法,规则,市场竞争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亲疏贵贱的等级,和敌人朋友同志的差别之分。这里只强调单一标准和尺度,诚实守信人格的单一面性,理性与逻辑推理的一致性,与思辨的完整性。

人类文明融合的挫折与困难就在于总是站在自我的立场,认为自己文化的优越性,平等与先进性。或者把自己打扮成为受害者,受歧视者,受到不公平待遇者。例如,非洲裔美国人往往就是认为自己永远是美国人民中间的受害者,受歧视者,受到不公平待遇者。从祖先作为黑人奴隶到今天成为美国的总统,仍然是受害者,受歧视者,受到不公平待遇者。 奥巴马仍然在不停抱怨 美国人民对于他的尊重,对于他夫人的尊重不够,不足。还没有达到对一个白人总统应该有的尊重。美国仍然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特别是司法系统,警察部门!? 他们普遍认为应该是BLM,而不应该是ALM。他们为自己的非洲裔文化习惯常常骄傲与自豪,例如:他在一次晚宴上骄傲与自豪的解释Colored People Time Obama Swipes Hillary Clinton With "Colored People Time" Joke。为什么成为一种Joke,因为,他没有真正意识到不守时,不守信是一种耻辱。这并不是奥巴马一个人的个别现象,很多在美国的非洲裔,拉丁语裔都是这种意识。有一位医生的拉丁语裔病人在比约定时间迟到半个小时以后,而对医生埋怨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拉丁裔人吗?”言下之意就是你没有认识到Colored People Time吗?

到底是谁造就了美国的非洲裔,拉丁语裔的这种意识和观念呢? 当然,除了他本人以外,就是离不开民主党政治家,媒体,好莱坞与左派控制的教育机构的努力。因为这些宣传,教育,娱乐媒体不予余力地从幼儿园开始就告诉和灌输他们你真行!你很棒!你很优秀,你很努力! 所以说:事实上真正的种族歧视,就是目睹一种文化堕落与沉沦,而不指出其问题与原因所在,帮助分析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反而任其堕落与沉沦,不施与援手,和拯救,掩盖事实,隐藏真相。就像看到一个人溺水,在水中垂死挣扎,不仅仅不施与援手和拯救,任其堕落。还不断告诉他 你真行!你很棒!你很优秀,你很努力了!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货真价实的种族歧视主义者。无论他们这种作为是自觉,还是不知不觉?

在这样一种教育与文化环境里面,我们如何能够帮助亚洲裔,非洲裔,穆斯林和拉丁语裔美国人尽快融入西方现代工业化文明社会呢?他们不仅仅在潜意识里面,而且在显意识就没有意识到应该融入现代文明社会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所以,即使作为美国总统的奥巴马也没有形成自己自觉与自律的文化习惯与生活习惯。不少非洲裔美国人在美国几百年,仍然固守自己的不负责任,不勤奋,不进步,不遵守任何法规,法律,制度的第三维度生命现象。而拒绝人类理性,思辨,逻辑推理,未来的思想,理性设计的第四维度生命现象的培养,教育与训练。把训练人类理性,思辨,逻辑推理的数学课认为是种族歧视课, 高中毕业考试是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考试。他们认为这个美国上上下下就是和他们黑人过不去,充满了种族歧视。反而,在非洲国家的黑人中,出来了不少学校成绩优秀,刻苦用心的学生。 这说明并不是所有黑人本身都不能够学习和接受现代文明的熏陶和培养。

结论是:这种亚洲裔,非洲裔,穆斯林和拉丁语裔在意识与潜意识深藏的仇恨,厌恶和拒绝才是他们人生成长过程中真正的的窒息与障碍。而美国和西方民主党政治家,政客,媒体,好莱坞与左派控制的教育机构存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